撒哈拉在等下雪

喜你成疾 药石无医

蔓延



#迟到的 王俊凯十九岁生贺#








五周年过后,得知短期内他们最好不要在帝都再举办演唱会的消息,工作室紧急重新做策划来征求王俊凯的意见那么十九岁生日会在哪里开时,

王俊凯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重庆”。

工作人员是新来的,听到答案后愣了愣,还想再说什么,小马哥已经在一旁拉住了她,动作极小的摇了摇头—别再问了。

小姑娘又偏头看向王俊凯,那人已经默默转了个身朝向窗外,再不说话了。




团队最开始选择的地点当然不是重庆。

怎么说呢,这个城市太好做,好做到随便谁随便做做都可能会过了头。

过去很多年王俊凯一直都忙于做他的空中飞人,生日会地点几乎算是那段时间里多个行程所在地按出现次数排序的top1,这样方便排练,也方便在演唱会结束的当晚就带着一身的倦意赶赴下一个行程。

很久了,他的生日变成了一场大秀。粉丝从世界各地赶来看他,带着这样那样的想法,最后有些人载兴而归,也有些人失望转黑。

一个明明很私人的日子,却要拿出来和所有陌生人分享。

没有了放肆大笑,没有了奶油大战,没有了生日应该有的惊喜,为了回馈粉丝,他必须要在生日的当天从凌晨排练到深夜。

甚至今年,连王源都没有了。

王俊凯呜咽一声,从上而下抱住自己的膝盖,矫情这么多都是扯淡,

分明只有王源才是症结。




王源问他要答案了。

就在七夕直播结束他们一起吃火锅的那天。回酒店后王源看都没看直接拐进了他的房间,身后强哥一脸的惊恐四处环视着想要阻止,被王源偏头一句“我跟他说几句话就走”挡在了门外。

可是王源进了门灯也不开径直走向窗边在椅子上窝成一团不动了。

“源儿?”

“别开灯。”

王俊凯刚触摸到开关的手顿住,安安静静的走到王源身边。

“怎么了?吃饭的时候就看你不太对劲。”

王俊凯习惯性的摸了摸王源的头顶。

“王俊凯”

“啊?”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今…”

“今天是七夕。”王源没让王俊凯说出令人啼笑皆非的答案。

可是这回复却让王俊凯更困惑。

七夕,所以呢?

“你预备什么时候给我一个比现在这样更合理的身份。”




不是需要他保护的孩子,

不是永远比他小一年零两个月的弟弟,

也不是五年来和他在同一个舞台上一起经历着光芒荣耀的兄弟。

王源想要的,是两个人并肩,是王俊凯把他放在和他等同的位置。

是需要与被需要,依赖与被依赖。

是爱情。




王源那句话颇有些没头没脑,但其意思并不难懂。

而直到他扔下那句话走了很久,王俊凯都还保持着单腿蹲地的姿势撑着凳子。

等他发觉自己这一晚上大概是得不出答案倒不如先去睡觉明天见到王源再说的时候,过于突然的起身动作让低血糖有了可乘之机,加上小腿发麻酸涩,王俊凯一个趔趄摔倒在地。

他愣了愣,“靠。”

不知道在骂什么。




王俊凯的计划没能得以实现,因为王源第二天就不见了。

电话打得多了,那边的手机从不接直接变成了关机。

王俊凯深蹙眉,拉了王源工作室的人来问他去哪了。

“老板说突然有通告要赶一大早就走了呀。”

“他怎么没带工作室的人走?”

“他不让,只让强哥跟着去了。”




很好。

王源儿。

屁大点事儿一害怕面对就往后缩的毛病真是跟年纪一起长了。




王俊凯气到没脾气,被下最后通牒要他诚实面对不是王源吗,怎么他主动他被动跑的都是他。

一扭头看到练习室墙角扔的一盒巧克力,还是王俊凯从法国给王源背回来的。

买了一大袋子,可是王源每天都只从那一大袋子里拿出最小单元的一盒带到练习室,休息的时候拉着王俊凯躲出门去在楼梯间里偷偷吃。

王俊凯问王源,干嘛不干脆把袋子一起拿过来这样每天带多麻烦。

“我每天拿一点过来,就好像是你每天早上给我的一样呗。把袋子都放这多没感觉,我才不要。”

王俊凯哽了很久,嘴巴张张合合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沉默着抬手胡噜了一把王源的脑后毛。




和过去不同,快要十八岁的王源已经和王俊凯长的差不多高了。可王俊凯每次摸他头的时候都还是会想起十四岁的奶团子。

和过去一样,在各大媒体面前严肃声明不要的王源在面对王俊凯的摸头杀时总是乖巧顺从的垂下了眼眉。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对自己的感情是什么时候悄悄变了质,正如他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对王源抱有了与其他任何人都不同的占有欲。



景甜和张继科的恋情在公开前王俊凯就是知道的。一场酒会的洗手间里,躲酒的王俊凯偶遇了笑的比她名字更甜正要挂电话的景甜,他想了想还是问出口,
“景甜姐,你现在有时间吗?”

那天王俊凯没有喝酒,却好像醉了一样。

他想起不久前也是这样的月色下,手机里放着董小姐,不知是月色太迷人还是歌声太醉人,他情不自禁偏头吻向王源的侧脸。

“小凯,有心事?”景甜快速的跟经纪人说了一声,从会场里拿了两件外套,一件自己穿上了,一件披到了王俊凯肩上,“外面凉了,我没找到你助理,就给你拿了件我的外套,好在这也没记者,你先穿着。”

“谢谢甜甜姐。”王俊凯笑了笑。

“客气啥。遇到什么事了?”

“我想问…你和科哥在一起,是什么感觉啊。”

景甜明显有些吃惊,没想到王俊凯会来问感情方面的事,可看着眼前这张略显困惑的脸,她脑中不自觉的又想起另一个王姓少年的身影。

“肯定是喜欢才在一起嘛。至于感觉…大概就是他在万事安心,他不在的时候就好好照顾自己咯。”

“那…那种独占欲,是只有…爱情才会有吗?”

这下景甜是真的明白了。“这个看程度了,如果是你和小…咳,如果这种占有欲都让你开始思考会不会是爱情了,那大概就是了。”

爱情。王俊凯在心里默念这两个字。

“小凯,”景甜看他又把头埋了下去,”其实这种事应该是怎么想就怎么做的。可是娱乐圈就很难,我和张继科被拍到那么多次也没敢承认,你们俩的…你的身份,只会更难。”


顶级流量,00后正能量偶像第一人,一顶顶帽子就像是一座座大山压在了王俊凯本就脆弱的心上,压在了他对王源那暧昧不清无法言表的感情之上。

久而久之,他也就习惯了以朋友的身份爱那个人。




他真的没想到,王源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了。




王俊凯还是认命一般拿过刚才扔到桌子上的手机,

-强哥,王源儿跟你在一块吗,回是或不是就行。




另一边,北京飞往重庆的航班上,史强放下手机,看了一眼旁边闭眼假寐的王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王源没回家,他这样突然回来只会让家里担心,也不能在大白天去南滨路,目标太明显。兜兜转转,他回了长江国际。

是到这时候王源才回过味来,他这一番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想跟王俊凯的摊牌的念头有了很久了,十年之约过了一半了,王俊凯马上就要十九岁了,王源不想再等了。

只是忐忑到连答案都不敢听跑回重庆来找回忆慰藉,也是出乎了王源自己的预料。

手机开了机就是一连串的消息提醒,无一例外全都来自王俊凯。

王源看着最后一条消息感到一阵头疼。

-你回来,我们谈谈。

从小到大王俊凯只要一跟王源说要“谈一谈”“聊一聊”之类的,绝对都没有好事。

王源背靠着练习室的墙壁,仰起头狠狠的闭了闭眼,又关了手机。

无故缺勤是大忌,他不能在重庆呆很久,甚至今晚就要飞回北京去。他一个所有人眼里安稳规矩的孩子,一遇到关于王俊凯的事就方寸大乱。

之前王俊凯拍戏受伤王源瞒着所有人偷偷改了航班跑去剧组看他。史强找到他的时候,他正被王俊凯指使着从硕大的箱子里把下面要拍的剧本找出来给他看。

工作室里有姑娘这么评价王源,说他暖则暖矣,却不入心。唯一能让他上心去琢磨的,大概只有王俊凯。




回去之后王源一直有意无意的避着王俊凯,避到连队友都发现了不对头,避到王俊凯在舞台上频频看向王源,而且这一逃避就逃避到了演唱会结束。

直到他们登上了不同航班的飞机,王源都没有给王俊凯留任何机会说他的答案。






于是两个人就有半个月都没再联系。

王俊凯忙新专辑忙生日会,王源忙美国的活动,队友刚刚新生入学也是一团事情在忙。最初的提案里三个人的时间是无法在王俊凯办生日会这天凑上的,于是最后还是王俊凯没沉住气,先发了消息过去。

-我生日不在北京办了




王源回的很快。

-那在哪里




王俊凯的电话直接就拨了过去。

“你那边现在凌晨三点了你还不睡觉你想干什么?!”

“…小凯,你别念了。”王源揉了揉疲惫的眉心,“已经睡下了,听到你的消息就醒了。”

“……那你快先睡吧,明天再说。”声音突然降了下去。

“我醒都醒了…你生日改成在哪办了?”

“在重庆。”

“重庆?”王源的声音透着诧异,“公司愿意?”

“我说不在重庆办我今年这生日会就不办了,让他们看着办吧。”

王源失笑,“我记得你过了十六岁好像就没这么任性过了。”

“今年不一样。”

“啊?你成人礼都过了还能有啥不一样。”





手机那边沉默了,无言的时间长到王源都要开始怀疑信号是不是断了,“小凯?”

于是听筒里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气声,“今年你不在。”

你不在我身边,我也不在家乡,这样的生日,还有什么意义。





王俊凯安静的听着王源的呼吸声,“源儿,那天在酒店…”

“谁说我不去了?”

“你美国行程不是已经排满了?”

“我推了。”

???“什么?”

“七年了王俊凯,我怎么可能缺席你的生日啊。”




是早在王俊凯这通电话来之前,王源就动了推掉行程的想法。

冷战的时间太久了,他想王俊凯了。

不管等待他的结果是什么,他认了。




于是王源真的推掉了代言活动。

而王俊凯,大改了生日会歌单。






他们认识七年了。

七年之痒都过去了,他还是喜欢王源儿。

不容许有任何替代。


是王源的勇敢给了他勇气。

不,应该说是帮他找回了勇气。




那首绿光唱给他。

而十九岁的每一首歌,

他人生的开头,过程,结尾,都是他。






我的秘密是突然好想你

i‘m lucky I’m in love with my best friend

Cause we were just kids when we fell in love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揭开





它会带你看我的情深种种,

我心头的血迹斑斑,

我所有的可说不可说,

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


王源儿。







相爱第七年,一如最初,一如既往。











我爱你们。




评论(6)
热度(78)
© 撒哈拉在等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