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在等下雪

喜你成疾 药石无医

助理观察日记【03】

 





#王俊凯526上海飞北京 527北京飞广州#

#王源525新西兰飞北京#

 

 

 

嗨,我又是小马。

 

 

我凯哥最近有一些暴躁,自打他知道他家王源回国当天他要飞上海去参加活动,而且两个人那天很可能根本没有机会打照面后,原本神采奕奕上蹿下跳的王俊凯瞬间就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但是我凯哥是谁,没有机会也要创造机会,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不撞南墙绝不回头——在得知飞机延误的消息后他的欣喜之情简直就是溢于言表。

王俊凯就乐呵呵的顶着一张叉烧包脸在VIP室里等着,乘务人员来通知一次预计起飞的时间他的笑就再加深一分,那欠揍的表情在我看来,就是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好事要发生。

 


你问我他有没有见到王源?

呵呵呵,你们看看网上出的那些机场图,一向裹挟着狂风暴雨的那双桃花眼里终于带了它应该有的情意,这是什么?这叫什么?

对,饱暖思淫欲。

 


我有幸匆匆见了王源一面,招呼打了一半人就被王俊凯开了半扇门扯进房间了。留我和史强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我在心里狠狠唾弃着他们俩这种有异性没人性的做法,嘴角却也忍不住上扬,为他们开心。

自单独成立工作室以来,他们的空间距离一直在被无形的不断扩大再扩大,起初是没有参加同一个活动,身边不再有那个一回头就知道你想要什么帮忙解围的人;后来是不再同处一地;再后来隔了一个海域的距离;到现在,距离有两个大洲一个大洋那么远。

有时候看着小凯一个人孤独的背影,我总会想到源源。

他在通过风景和记忆思念那个遥不可及的人,而我在这样落寞的他身上,恍然看到了另一个人。

我会想如果他们不是艺人,一切会不会简单一些。

可转念就呸自己无聊,“他们不是艺人你找谁领工资去。”

 

 


乘务员又来催机了,我们守在门口一分一秒的看表一拖再拖现在已然不能再耽误。我跟史强猜拳输了,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敲了敲门。

门开的比我想象中要快,凯哥的面色也比我想象中要好。

王源露出一个头来在他身后冲我挥手,“小马哥!明天见!”

哎呀妈,那笑……是真甜。甜的王俊凯又忍不住的露出家属笑,低了低头强压下嘴角,可那眼睛里的笑意是真的怎么也藏不住……

等会,等会,明天见???

“我刚才买了明天回北京的机票了,你的也买了。”

谢谢我凯哥这时候还能善意的跟我解释。

但是……你小年轻谈恋爱我这老胳膊老腿了还要跟着被折腾???

万恶的资本主义,有没有人权了啊喂!

 

 



其实大众所熟知的王俊凯的耿直不足他真实生活中的百分之一。想想吧,那可是怼起人来连王源都不分的王俊凯。即使长大后察觉到自己心思转变,在镜头前学会了收敛,私下里还是有口直言。王源早先还当回事真跟他生气,后来干脆任由他自己发挥了。

现在再想想前一晚他怼粉的那些“早点回家洗洗睡吧”“听不到算了”,以他当时的心情,没脱口而出“我真的着急要回家”全靠他的职业素养撑着。

王俊凯对他自己女友粉的态度,基本跟对王源黑粉的态度差不多。不过也对,这两类粉丝本就有太多重合。

我微博小号关注了几个凯源家的大粉,此时飞机尚未起飞,我坐在王俊凯边上带着看戏的心态刷他们的主页。果然通篇都是“哈哈哈哈wjk你怎么这么耿直”“急着回家见谁吗”“KY is real”“等得到我们等得了”的帖子。

真不怪粉丝乱磕,真主绷不住啊。

一偏头发现王俊凯的手机页面内容莫名眼熟,凑近一看,靠这和我正在看的不是一样的东西吗。

我的腹诽被王俊凯听到,他挑眉一笑,“我这是在检查自己的战果。”

哦,战果。我看你是不把粉丝全都洗成源唯不罢休吧。


后来我又想起王俊凯那时的表情,发现那其实是一种无法言明的满足。

是在无法昭告天下的日子里,自己力所能及付出的浪漫。

 



“一会有人接你机不?”有的话我得赶紧找别人来接我。

“你想啥呢,我当然跟你一辆车。”收到王俊凯鄙夷的眼神,我真是有苦难言。上次某人来接机我被晾在一旁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对了小马哥,我今天要录4000万福利。”

“想好是什么了?”

“弹唱嘛。”

我发誓我当时真的以为,是粉丝们猜的他最拿手的吉他弹唱,告白气球或是等你下课。

而等到家我才发现,我大错特错。

 




我们进门的时候,源源正和史强一起把书房里的电子琴搬到客厅,我好奇问了一句这是干嘛,受宠若惊的收到了三个人的回复。

“搬琴啊看不见啊麻利过来帮忙。”这是小强在使唤我。

“书房东西太多了录像容易有破绽整理起来又太慢。”这是源源在我接手他的那一部分后耐心解释。

“诶我不是说我要发弹唱福利了?”……这是王俊凯又在嫌弃我。


???

谁特么会想到你要录电子琴弹唱啊???

谁特么猜得到你前一阵不眠不休找老师补课学琴还打跨洋电话是为了今天啊???


谁特么知道……

我们的两个小孩子,怎么就这么优秀啊。

 



“哎不对你这个音还是不对。”

“这里你的左手要跟上哇!”

“……王俊凯你是不是手指粗一次还按俩键。”

……


源源在帮小凯做录制前的最后突击,不过几天没摸琴这手感就失了不少。

史强从厨房倒了两杯茶出来,一杯自己小口抿着,一杯递给我。我们俩倚在餐厅的吧台上,一边小声说话,一边看着那两个少年。

是的,少年。他们的身形已经不能再被称为孩子了。


这样的画面我们一起经历了太多次。

可是这样的画面如今却也是久违了。

我跟史强不免感慨,“他俩见面这一句热乎话还没说就魔鬼训练,源源把小凯熊的来。倒是咱俩,搁这两眼泪汪汪了。”


他们刚熟悉起来那会,源源在一边安静的练琴,小凯自己压了一会腿耐不住寂寞就一步一挪的蹭到了源源身边。他是玩弦琴的,从小没碰过黑白键,看着新鲜。余光瞄着源源专心练琴并没注意到自己,小嘴一瘪晃晃身子抬手就在琴键上叮铃哐啷的乱按一气。

源源没赶他,也不恼,随着他闹。小凯按右边源源就移移身子只练左边。几个回合下来,小小的琴凳上已经坐下了两个人。

源源时不时把小凯乱按的手拨开,再流畅的弹出正确的曲调。

小凯闹着闹着突然就安静了,闷闷的低着头。源源注意到他难得的沉默,主动说,“你也弹呀。”

“我不会。”

“我教你。”

其实王源那时候也才十一岁,根本不晓得怎么教人。本来是王源一双手在琴键上,他弹完几个键王俊凯就学样子覆在相同的位置。后来弹着弹着,就变成了两双手都在按着琴键。

“等你学会弹钢琴,我们就可以四手联弹了!”

“那是什么?”

“就是……两个人,一起,弹钢琴。”

“那,我们也要一起弹吉他!”

是特定的两个人,和限定的在一起。


说实话,小凯完全就是个捣乱的,那琴音着实不太悦耳。

但若是只看画面,还真就有点举案齐眉的意思。

我记得当时还为我有这样的想法觉得荒唐,如今当回忆和史强共享,才知道其实他那时也在想,源源这个冷冷的谁都不听的性子也就对着小凯是个例外,这以后要是分开结婚了,可怎么是好。

当时只道是寻常。

 



史强说起在挪威,有一天雪后怎么都找不到王源,一行人跑出屋子在河边发现了他。

他一个人抱着把吉他,对着河对面的雪山在弹。

找到人之后大家就都回屋继续工作了,史强一个人安静的走上前想叫王源去吃饭,脚步在越来越近的时候又停住。

只有离近了才听得清,那人在弹董小姐。

 



或许是儿时的几句话真的被他们放在了心上,我们都不知道这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约定下要互相学会对方的技能。或者,根本就没有约定过。


可是那样的画面真的太美了。

手指纤细的人抚起了六弦琴,性本张扬的人安静弹起了黑白键。他们一直在唱歌,无须怀疑,从未停过。

固执的人,固执的心,固执的念头,固执的等待。

 




画面重演的感觉太震撼了。

可是那一双人调换了位置。

我收回刚才说他们见面还没说几句话的玩笑话,明明在琴瑟和鸣的一来一去间,有些话早就不必要再说出口了。


你想承诺我什么吗?不用说,做就是了。

 




指导完毕,开始正式录制。

我和史强、源源排成一列站在镜头后面,也就是小凯对面。

这样的队形很快就被解散了,因为王俊凯的眼神控制不住的往王源所站的左边位飘。这也就算了,他的笑更是止都止不住。这要是播出去,估计FBI们又要出动了。

无法,源源不争气的看了小凯一眼,先走回书房躲开他的视线。

而为了避免在录制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忘词状况,我凯哥让我站在椅子上,举着ipad给他提词。

???

 我又笑了。





被王俊凯王源以任务完成慢走不送的说辞赶出他们家门时,我只觉生无可恋。而史强看着刚才不停狂拍的照片,已经笑的找不着北了。


我觉得我应该静一静。



至于后续,王俊凯第二天北京飞广州了,王源这趟回了新西兰不晓得什么时候才能再有时间回来。

嗯所以。

我匿了。

 

 

 

 

 





评论(9)
热度(78)
© 撒哈拉在等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