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在等下雪

喜你成疾 药石无医

红豆




#脑洞#

#想写写我眼中的四周年#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01】

距离“开始和王俊凯冷战”已经108天。


王源在广告拍摄的间隙打开手机的待办事项看到置顶条目后微微一愣,原来已经这么久了。

这四个月的时间里经过了组合的四周年演唱会,经过了王俊凯的成年礼和王源自己的生日会,经过了公司默认他们单飞不解散的事实,也经过了王俊凯的高考志愿录取。

好像每逢王俊凯遇到人生关键节点的时候,王源也会随着成长一大步。

王俊凯中考的时候王源戒掉了“身边只有他”的依赖,而三年后的现在王源正在准备戒掉长久以来执着于“两人一起”的习惯。





信誓旦旦点着他的脑袋说要一起考央音的王俊凯已经被掩埋在时光里了。

其实王源没有生气,他只是很难过。

这原因也并非是王俊凯被北影录取后才告诉自己,王源是难过于王俊凯自始至终没跟他说过真正的打算。

相识六年,他第一次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

这样的感觉很不好。




王源知道他们现在的身份决定了“考学”这件事不单只是分数考够、自己喜欢、家人满意这么简单,志愿的报录根本不能以他们的意愿为唯一的考虑项。公司施压、舆论困扰、童星出道未来的发展规划,还有摘不掉的“流量”的帽子压在头上。

北影未必是学生王俊凯的第一志愿,可却只能变成艺人karry王的唯一选择。

王源他什么都明白。

这条路很难我知道啊,所以我陪你一起走啊。无论怎样我都和你一起,一份苦难两个人分担。如果有一天走不下去了,我撑住你。

可是那个说着“一心一意不要放弃”的王俊凯就是什么都不跟他说。


 

所以王源在四周年歇斯底里的唱《可以了》,在王俊凯成年礼上如履薄冰但还是在视线交汇的刹那笑的眉眼弯弯,最后所有情绪在他的“X-ROY”生日会上爆发,他唱“故事梗概是两小无猜”,又唱“我和你再耗个十年无所谓”。

王源心思细腻但怯于表达,那些他不曾言明的话,歌词替他传达。

——默契是什么?默契在吵架的时候只会帮着他气我。






【02】

王源又要进山去录青旅了,这次是拖着病体去的。

他和王俊凯吵架身边一向没人过问,即使这次时间的确有些久,反正大家都知道这俩人怎么吵也吵不散,也就明哲保身避免殃及池鱼不掺和进这场battle。

小时候和好尤其简单,天天见面,一见面就想笑,笑着笑着王俊凯就来扯王源的袖子,然后王源偏头哼一声绷住了嘴角笑意再从眼睛里渗出来,下一秒两个人就贴一处打游戏去了。至于长大后……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分开这么久。



临行前王源收拾行李,强哥买回来一大兜眼罩,“我说你让买这么多,搞批发啊。”

“你懂啥,这是以防不时之需。”

“呵呵,我看你就是怕自己东丢一个西扔一个吧。”

“……”刚哥不理人,刚哥收拾东西,刚哥嘴里念念有词。

“你别忘带东西啊,哎上次凯哥买给你那一堆速效感冒药呢,带着带着。”

王源正叠衣服的手顿了顿,“不带。”

“什么就不带,你塞……”强哥挠挠头,小心翼翼再次开口,“你俩……还没好呢?”

刚哥听不见,刚哥气鼓鼓,刚哥突然委屈。

从小到大都是王俊凯先主动搭个话然后王源便见好就收,好像还真没人说过几次对不起,可是这次王俊凯连梯子也不给他搭。

史强撇了一眼被抛弃在行李箱外的感冒药,趁着王源没注意拿出手机快速发了一条消息。

 



大学生王俊凯的生活丰富多彩,特别是和闭关那三个月比。

可是满满当当的日程里,他的心脏并没有想象中的被填满,反倒一直没着没落的做什么都提不起劲。

直到收到强哥的微信消息,王俊凯才好像溺水的鱼终于上了岸。

——王源重感冒,就是不带药,我说不听,你抽空管管吧。

 

感情就像是有白骨精的盘丝洞,想要进去容易,全身而退很难。

 

王源呵,王源儿。全世界都认为只有自己制得住他,可明明王源儿嘴一瘪王俊凯就不忍心再多说一个不字。

高考的事情的确是他做的不对,他也并非没有想过主动挽回。

可是每次这样的念头一动,王俊凯都会在心里问自己——你确定那是王源想要的吗。

 




二十多天前王源生日会散场后,在后台,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日光灯稳稳的打下来,骤然脱离了舞台上的热闹喧嚣,王源还沉浸在《追光者》的气氛里缓不过神。他安安静静的,在想王俊凯。

那个人的黏糊劲儿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会隐藏,但丝毫没有减少,也并不会因为所谓冷战而暂时消失。

这不,这会儿王源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进来了——

一只手从右侧伸过来,拿着一盒润喉糖。“你管管你的嗓子吧。”

王源坐在椅子上原地转了个身盘着腿面朝王俊凯,想起自己唱最后那首歌时几次因喉咙异样唱不下去的状态,心里大概明白这人为什么突然来管自己了。

他仰着头仔仔细细的看着眼前这个人,明明是一对上就想笑的眼睛,此时看在眼里却怎么觉得自己有点涩涩的,从他身体深处传来的反应有点像他唱《骄傲》那会,都是委屈。

王源今晚挑的歌着实太扎心,王俊凯一忍再忍还是没能忽略他唱到最后略带沙哑的声音。那些歌词听在耳朵里句句扎着心现在又从上而下俯视着他那双红红的兔子眼,这心里突然就不是滋味了起来。

“不用你管。”

一句话又把局势拉回谷底。

王俊凯愤愤的看了一眼王源,张嘴想说话却还是停住,忿忿的转身就走。迎面撞上强哥,“哎小凯一会一块吃饭啊。”

“不去。”

“……”小强的视线在两个人僵立的身上徘徊,默默摸摸鼻子,看来是还没和好,“不行啊,公司要录影。”

王俊凯无奈的长舒一口气,喉结滚动,“几点在哪。”


后来王源追问过王俊凯为什么他那天还是来后台找自己了,王俊凯轻笑着叹气,“可能上辈子欠你实在太多了所以这辈子得追债一样追着你还。”

 





此时王俊凯看着强哥发来的消息,还是只能举白旗投降了。

没有王源消息的日子里他整个人都是飘着的,如今终得落地的桅杆,那些什么“应不应该”“可不可以”“能不能”“敢不敢”的想法就让它见鬼去吧。

他王俊凯,还能为谁,毫无原则到这般失魂落魄的样子。





王俊凯大概看了眼最近几天的工作安排,跟小马哥商量着能延后的都延后了,不能延后的今天晚上之前全部解决掉。

然后挂断电话就火速定了最快一班飞往杭州的飞机。

他要见到王源,刻不容缓。

 



山里的温度比预计的还要低,王源也顾不上顾及什么偶像包袱,把带来的最后的衣服统统裹上,鼻子不停抽搭着忙前忙后。

客人太多,他不能停。只能一遍遍在心里骂王俊凯,谁让你给我买药?谁让你给我买了药还特么跟我冷战?我特么怎么吃???

王源也有私心,他就想在节目播出的时候让王俊凯看着,看看他们吵架的这段时间他过的有多不好。他知道王俊凯肯定不好过,可他就是要王俊凯也看到他的难过。

这样如果以后和好了,王源就可以有理有据的“指控”王俊凯“虐待”自己。

如果……真的就这样再不来往了……

那王源也要让王俊凯永远都忘不了他。

 


【03】

实在扛不住了的时候,王源去军哥那找了两包感冒药应急喝下。等结束了一天忙碌的工作回到房间,重感冒的王源早就不堪重累沉沉的睡了过去,连被子都没顾上盖。

昏昏沉沉的时候感觉身边有人,帮他脱了羽绒服和鞋子,又裹严实塞进被子里。

王源未多想挥挥手没在意,“谢谢……强哥……”

正给他盖被子的手顿了一顿,又牢牢的帮他拉紧。

 

王俊凯此时除了生气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下飞机为了摆脱可能的私生和狗仔坐车绕市区转了好几圈才敢开往正确的方向,到了酒店径直走进王源的房间,王俊凯打了一路的“让王源好好解释解释不吃药这件事”的腹稿,可是看着疲惫到不省人事的王源,那些“他居然为了跟我赌气这么折腾自己”的愤怒也只能暂且被压下。

他知道王源想让他心疼。

冷战以来王源做的所有事,公开的暗地里的,全都是为了让他心疼。

王俊凯真的很心疼。

此时他脱了外套摘了口罩,就守在王源床头,一动不动眼也不眨的等着王源醒来。

然后看着王源的眼睛亲口告诉他,他有多心疼。

 



王源悠悠转醒的时候大概是凌晨四点,是被渴醒的。

没以为屋里还有人在,他下意识就要掀被下床倒水,然后再下一秒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得缩回床上。

“你别动你干嘛去?”

“……王俊凯?”

“嗯……你下床要干嘛?”

“我想喝水……”

“你躺着,我给你倒。”

 

局势变化太快。还是那个无微不至关心他的王俊凯,好像他们现在并没有在吵架。

“你怎么在这。”

王俊凯没立刻回答,抬手碰了碰王源的额头,没有发烧。

“现在感觉怎么样?”

“……睡一觉没啥事了。”

男孩子的身体底子到底还是好一些,喝了药多休息恢复的很快。

“那你……穿好衣服跟我来。”

???

王源尚在怔愣,王俊凯已经利索的给他套上了两层外套,带上帽子围巾。远远看过去,圆乎乎的真像个汤圆。

“不是,你等会。”王源在被人拉到电梯口时终于反应过来,“你要不要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你工作呢?”

“推了。强哥跟我说你不吃药,他管不了你。我想着现在这状况打电话发消息肯定都没用,干脆过来看着你吃。”王俊凯淡定的解释完,推着王源进电梯,按了顶层。

“你干啥子??”

“上去你就知道了。”

 




天台晚上应该都是被锁上的,不知道王俊凯什么时候要来了钥匙,上去之后还神神秘秘的从角落里拎出一包东西。

“王源儿,你看好啦。”





十一月的杭州山区真的不算暖和,却比市里多拥有一片星空,除此之外灿烂的还有王俊凯手中不断挥舞的烟火棒。

可王源觉得,这时间一切美好之物,都抵不过此时王俊凯那双含情的眼睛。

烟火棒留下的痕迹在空气中逐渐清晰,连字成词——是一个英文单词“sorry”。

王俊凯,在用这样的方式和王源说抱歉。

抱歉,是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以为不告诉你对你才是最好的选择。

抱歉,是我太一意孤行。我想一个人承担下我们两个人的厄运,如果注定有一个人要违背诺言,我情愿那个人是我。而你,还要守着我们的梦想走下去。

抱歉,是我忘记其实你早有能力可以保护好自己,我还总下意识把你当成孩子。自以为是的屏蔽开我不想你接触的恶意滔天。

抱歉,是我想的太多又毫无意义。那些我以为你会介意的,如果你真的介意,那么哪还有我如今患得患失怕你为难的局面。

抱歉,是我一直没能意识到或者说不敢肯定,其实你和我一样,对我们之间关系的定位早已放开看开。友情亲情爱情,普通同事,亲密兄弟。只要是你,什么都好。

可是只能是你,因为遇到你之后,其他人我都不想要。

 





【04】

那是王源看过最美的一场烟火。

那是仅次于“王俊凯和王源相遇”这件事的最美的记忆。

 

——天台烟花还会再升起 我也有好久没见你

 

最美的烟火和最美的记忆,都是因为承载体是你。

因为那天你的一场惊喜,让我了然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相思局。

因为更早之前的一场相遇,让所有的一切都变成注定。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评论(8)
热度(76)
© 撒哈拉在等下雪 | Powered by LOFTER